• 北京:20:26:25
  • 纽约:7:26:25
  • 东京:21:26:25
  • 伦敦:12:26:25
  • 悉尼:23:26:25

新闻中心

解析NCAA球员为何收黑钱原因竟是美苏争霸!

2017-02-25 18:42 编辑:www.11manx.com 浏览: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著名经纪人米勒卷入NCAA丑闻 多名客户与其断绝关系 正在加载... < >

近日,一场关于NCAA贿赂/违规招募球员的丑闻遭到媒体披露:前经纪人安迪-米勒及其背后的ASM体育经纪公司,被指参与贿赂和违规招募案件,已经遭到FBI的调查,多所篮球名校、大量现役NBA或NCAA球员牵涉其中,震动了整个业界。

北卡和肯塔基的比赛总能轻易的吸引关注

自从法案颁布以来,NCAA一直恪守着“业余体育联赛”的本质,规定大学球员参加比赛不能领取工资,也不能获得其他资金支持,只能接受由学校提供的运动员奖学金。

针对这桩丑闻,包括史蒂夫-科尔、凯文-杜兰特、郎佐-波尔在内的多名NBA球员、教练相继接受了媒体采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概括起来主要两点中心思想:1、这是尽人皆知的公开秘密;2、球员收钱有理,相关部门应该使之合法化。

根据最近可供查阅的公开报告,NCAA在2011-12赛季的总收入高达8.7亿美元。这其中,绝大部分来自于特纳体育和CBS体育的电视转播收入(7.05亿),而其他的收入,则主要来自于锦标赛的门票和周边产品销售。

在这样的现状下,还让球员无偿打球,已经不仅仅是剥削的问题了,简直可以说是一种犯罪。可是,付钱给球员,说起来很简单的一句话,真的那么容易实现么?另外,仅仅凭借支付球员工资,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么?

众所周知,美国大学虽然教学质量和硬件设施都很优秀,但学费也相当高昂。根据最新出炉的相关统计,2018年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仅一年的学费,就要大概4到5万美元,而2017年美国人均收入也不过是5.78万美元。

由此可见,对于很多中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来说,上不起大学,是摆在他们面前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因此,很多底层黑人家庭出生的孩子,就将体育当成了他们接受高等教育甚至谋取高薪工作的最佳出路。

杜兰特的这番发言很能代表大学球员,尤其是那些家庭生活困难的黑人球员的心声:一方面眼看着自己的汗水产生了巨大的经济价值,但另一方面自己的家人仍在贫困线上挣扎,心理失衡在所难免。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业余体育法案》在1978年应运而生。这项法案从1974年开始立法进程,到1978年通过决议,经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签署,正式颁布。

然而随着NCAA的“商业化”越来越成功,仅仅是“篮球天赋换大学学历”的模式,已经满足不了那些精英级别的运动员。

NCAA虽然规定球员不能因为参加比赛而收取任何报酬,但却会为球员提供体育奖学金。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仍然很具诱惑力。

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曾几何时,大学球员上场打球,你只要为此向他提供免费的教室、黑板和老师就足够了。因为那时教练一年才万把块的工资,一场比赛也仅有现场的几千名球迷观看。可是现在呢?教练一天就能赚到以往一年的工资,NCAA的比赛也会通过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供来自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球迷欣赏,球员们亲手创造的价值,与以往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杜兰特在最近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大学球员做牛做马,营造了良好的联赛氛围,大家因为这些球员跑来看球,而球员却无法因此获得收入。我完全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指这次的NCAA丑闻)。”

所有这些收入,NCAA管理办公室只保留了其中的4%,用作固定开销和工资支出,其它96%都被分配给了一级联盟的所有成员院校,或是作为相关赛事和活动的组织经费。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作为这项赛事的核心利益提供者——球员本身,却并没有获得任何好处。

或者像杜兰特所说:取消对高中球员参加NBA选秀的限制?杜绝“打一年走人”现象的继续发生。这或许对少数人来说,能够解决他们所面临的困境,但同时也会衍生出一系列新的问题:比如NCAA竞争水平的下降,又比如急功近利思想对年轻球员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美国《业余体育法案》的管辖范围仅限于竞技体育中的业余体育部分,它对业余体育在美国的开展以及对美国运动员参与奥运会、世锦赛等重大赛事进行了规定与管理。其中,也包含了对高校体育参与和人员招募等方面的规定。

美国的高校体育不比NBA,项目单一,参赛队伍有限,因此不是所有的球队,所有的比赛,都有同等级别的关注度。一场肯塔基对北卡的NCAA锦标赛,肯定会受到热捧,但当教堂山和列克星敦之间展开一场小联盟的比赛时,除了他们本校的学生之外,必然乏人问津。那么凭什么所有的球队、球员,不管吸引到多少“流量”,都同样收钱?

基于以上所述,我们应该明白,与其用“丑闻”二字来形容最近发生在NCAA的一系列事件,不如说“矛盾”更准确一些。事实就是,NCAA的整个系统已经明显失衡,这次矛盾的集中爆发,或许是彻底改变现状的一个导火索。

然而与此同时,一个事实值得注意:NCAA虽然性质上属于非盈利性组织,但这仅仅是基于它如何使用资金,而不是基于它产生了多少收入——NCAA可以通过电视转播权、广告赞助以及门票销售等方式获得收入,只是其中的绝大部分要返还给协会成员和机构,或者用于为那些有利于学生运动员发展的赛事和培训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有一些灰色途径的额外收入摆在面前,实在很难拒绝。

随着冷战的开始,美苏争霸愈演愈烈,除了政治、军事以及意识形态之争外,包括体育在内的其他领域也均被渗透。其中在体育领域的争夺,主要体现在奥运会的比赛当中:美国在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上金牌总数被前苏联超越,后来的蒙特利尔奥运会,甚至还被民主德国也挤到了前面。

所以,由这套陈腐系统所积蓄了几十年的矛盾,绝不仅仅是依靠一两项简单的“办法”,就能够彻底解决的。只希望这次的丑闻事件,能够成为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牵动相关部门的人员对深层次矛盾的重新思考和探索,近早开启改革之路,从根本上改变眼下不公平的现状。

且不说这背后的利益链条牵涉到了多少相关方,首先考虑这样一个问题:付钱给谁?给哪个项目?哪所学校?哪些运动员?男女运动员都付么?基于平等原则,应该所有NCAA运动员都能从中分到一杯羹,但这样就真的合理了么?

二战之后,美国体育飞速发展,但同时也受到了旧有体质的制约,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在于相关管理机构结构臃肿,工作效率低下,对相关体育组织和运动员造成了消极影响。

如前文所述,NCAA禁止球员因参加比赛而收取报酬,是因为包括男子篮球在内的各项大学体育联赛,都被定性为业余赛事。而大学体育联赛的业余性质,则是由颁布于1978年的《业余体育法案》明确规定的。

而且,美国国内的各大体育组织还存在重重矛盾,内耗不止。其中全国高校体育联合会(即NCAA)与全美业余体育联合会(AAU)之间更是矛盾尖锐。为此,NCAA曾在1972年公开抵制由美国奥委会组织的各项赛事,美国政府对此也无能为力。

关于如何解决这一矛盾,人们的第一反应首先就是:付钱给球员。这似乎是最直接也最合乎逻辑的解决办法。

这一矛盾,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还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达到平衡。可是随着NCAA赛事关注度的不断提升,收益日渐增加,便逐渐显露出来。于是在利益驱使之下,招生部门、经纪人、赞助商开始想出各种花招来钻规则的空子,这才有了这些见不得光的所谓黑幕与丑闻。

NCAA禁止大学球员收取报酬,是由联赛的业余性质所决定的。这一局面已经维持了数十年的时间,那么从去年10月的“阿迪门”到这次更大范围的违规情况被曝光,为什么“矛盾”突然之间集中爆发呢?这首先要从美国的《业余体育法案》说起。

相关阅读

客户服务
service
400-6162-125